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历史

观往事,以自戒,治乱是非亦可识。——荀子

 
 
 

日志

 
 

日本“林则徐”为何选择剖腹自杀了结生命?  

2011-08-18 01:29:54|  分类: 海外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保十二年(1841)lo月11日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母亲昨天来探望,看到华山的异样有点担心。华山乘母亲不注意的时候,进入里屋,拔出短腰刀切腹,并回刀刺破咽喉,自尽而死。

日本“林则徐”为何选择剖腹自杀了结生命? - 学历史 - 学历史

 翻开近代日本史,正是渡边华山登高一呼,第一个拉响了振聋发聩的警报,让日本国民从酣然昏睡中警醒过来。

渡边华山(1793-1841),德川幕府末期集政治家、社会活动家、儒学家、兰学家、画家于一身的百科全书似学者,是近代日本一位学贯东西、慧眼如炬的国宝级人物。他与林则徐一样出身清寒,同属吃苦耐劳且天姿聪颖的人,都是凭个人勤奋努力而留名青史。从文化背景而论,两人都曾研习过儒家文化,只是渡边华山除了儒家文化外,还钻研西洋画艺。正因家境的贫寒,才让渡边华山阴差阳错地通过西洋画艺博览中外,成为沟通东西、洞察今古的一代宗师。

渡边华山一生命运多舛,其童年和少年时期的苦难经历让他积累了丰富的人生经历,并为他后来变革思想的形成打下了基础。渡边华山出生之时,正值幕府的宽政改革失败之际,幕府与各藩均处于财政困难时期。

华山的父亲定通生下八个孩子,生活贫苦异常。他的弟弟们有的到寺院做活,有的出家为僧。华山八岁时就不得不替藩主的世子做杂勤。至华山二十四五岁时,家里穷到连父亲买药的钱都没有,冬天只盖一条破被,过着忍饥耐寒的生活。在此逆境下,为了生计渡边华山选择了绘画的道路。他对西方的认识,就是从绘画开始的。

而他真正认识西方是从1832年开始。该年他被任命为田原藩家老与海防挂,即管理藩的财政与海防的官员。处于这一激荡的时代,渡边华山坎坷丰富的人生经历以及其担当海防系的便利条件,让他比别人更深刻更早地认识到了世界局势的变化和日本所面临的险恶国际环境。为日本民族的前途感到深深的忧虑。恰好在这一年,他和高野长英、幡崎鼎等洋学家相识。万花筒般复杂丰富的西方世界立即让渡边华山如痴似狂,他从此致力于洋学研究。

他就西洋与“外国事情”撰写了很多论述,如《外国事情书》、《再稿西洋事情书》、《初稿西洋事情书》、《慎机论》等等。这些着述反映了渡边华山对西方深刻的洞见,以及对日本未来清醒的认知。渡边华山在孜孜勤学的基础上,又将高野长英、小关三英等着名兰学家请到自己周围,日夜切磋,互相砥励,从而形成了一个试图以兰学知识拯救日本内外危机的兰学集团(史称“蛮社”)。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他强烈地意识到,日本传统的对外观念以及对外交涉原则已无用武之地,如何迎接来自西方的挑战,成为亟待解决的历史性课题。渡边华山在《外国事情书》中忧心忡忡地说,一个人是否安全,与这个人是否有自知之明相关。而目前我们这些统治者的见识作为,实为井蛙之见而固不足论。即使那些自诩为高明尚古的聪明人,也不过是鼠目寸光,如灯台下之暗影,正如盲者不惧蛇,聋者不避雷,身处险境而不自知。

--“闻风腥而知虎在,听雉鸣而悟地震将至。搜索西洋诸番之事情,实乃今日之急务。”这恐怕也是他后来决定辞去田原藩职务、欲专心研究外国事情的主要原因。他一边阅读当时已经传入日本的西方书籍,一边与荷兰商馆长交流,详细了解有关西方的各种事情。随着西学知识的增多与对西方了解程度的加深,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西方观。

渡边华山说:“西方诸国以学术实践,达于天地四方,以育人,以展国势。方今地球之中,无一地不有欧罗巴诸国,五大洲中,除亚细亚之外,四海大抵皆为洋人领地。”渡边华山的政治实践,使他认识到必须要通过学习西洋才能渡过日本的内外危机。他拥有获得西方知识资源的多种渠道,从而将兰学推向更高的层次,为处于十字路口的近代日本指引了正确的前进方向。

“拼得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最终使渡边华山拍案而起振臂一呼,却身陷绝境的,是一艘远道而来的小小商船。

1837年(天保八年),美国商船“马礼逊号”载着七名日本漂流民抵达日本浦贺近海,要求通商。美国人原想以护送日本漂流民回家主动示好,以达成和日本互利通商的目标。不料日本人根本不领情,浦贺奉行太田运八郎按照《异国船驱逐令》下令炮击“马礼逊号”,迫使其仓皇撤离。这一事件剧烈地冲击着渡边华山的忧国之情。他认为,在新的国际环境下,“四周渺然”环海而又无海防的日本,轻率地炮击为送还漂流民而来的西洋船只,其结果只能是为“西洋膻腥之徒”制造侵略日本的借口。
对于幕府的这一强硬政策,渡边华山、高野长英分别撰写《慎机论》和《梦物语》,阐述了世界发展大势,并斥幕府措置失当的攘夷政策是“井蛙之见”,主张取消“异国船驱逐令”,并提出“因时变而立政法乃古今之通义”的应对原则。幕府统治者勃然大怒,认为它们是“赞美异国,诽谤我国之邪书”,并因此拘捕了渡边华山、高野长英等多名蛮社成员,史称蛮社之狱。为了进一步显示顽固的锁国政策,幕府决心拿渡边华山等开明的洋学者开刀,杀一儆百,严厉镇压。

1839年5月14日,华山被捕。此后二十余人被逮捕。蛮社之狱,表面看似缘于幕府官僚争权夺利的政治冤狱,实际上却是保守派对近代科学及先进思想的竭力排斥。因此他们竭力罗织罪名,欲置渡边华山于死地而后快。幕府抄家时从华山家里的废纸堆中发现了不少政治札记。尽管只是随写随弃、并不示人的片言只语,但仍被视为对幕府进行政治诽谤,要严加追究的罪证。

听说华山等被捕,亲朋好友立即通过多方渠道展开营救。时称儒学两大家之一的松崎慊堂,与华山有着二十余年的师兄弟关系。他听到消息后,寝食不安,不顾六十九岁的高龄四处奔走,但方法用尽,成效全无。于是他孤注一掷,不听医生劝告,强忍病痛彻夜疾书,一气呵成了丈余长的一篇文章,上书德川幕府首席老中(幕府的常任执政官,相当于内阁成员)水野忠邦,历述华山为人之廉、事母之孝、奉君之忠。又说无论中国、日本都未有批评政治可治罪之法。何况据以定罪的,只是并不示人的个人笔记,“若个人笔记可以定罪,只怕日本无人不罪”。句句在理,字字真情。水野忠邦从头至尾认真读完,不禁叹道:“老人如此心劳,可敬可佩。”

由于水野忠邦的干预,华山等罪减一等,保住了性命。华山虽然免了死罪,但仍被“引渡给田原藩,于在所蛰居”,即交给田原藩就地管制。当年12月18日,判决由主家三宅氏带回严加看管,终身不得外出,长英则终身监禁。

翌年正月30日,华山回到家乡天原,一家老小团聚,但其后来生活却极其艰难。华山耕作,老母妻子日夜纺织,江户的弟子们按月接济,才勉强得以糊口。好在华山不以贫困为苦,只是晴耕雨读,日子倒也过得充实。对管制中的华山来说,田原的生活虽然能使他享受天伦之乐,但对一位怀有巨大抱负的政治家来说,却是无聊、失意的,他成天作画,以解心中的烦闷。

1841年,江户的弟子为筹款替华山解衣食之难而举办了一次书画展,华山也送去了作品。不料此举招致了保守派的非议,于是社会上纷纷谣传,说华山这个人“真不简单”,在管制期间还想开画展赚取外快,而且传说幕府还要为此惩罚主公三宅氏。此事传到华山耳里,这对于一个洁身自好的学者的打击可以想象。他眼中流血,心内成灰,深深感到自己活在世上不光给家人添麻烦,而且假如这样的谣传扩散的话,对藩主和朋友也不利,便决定以剖腹谢主公。华山于1841年自杀,另一名思想家长英虽曾一度脱狱毁容,但终在与幕府捕吏的搏斗中悲壮身亡。

蛮社之狱虽然使“文明之新论罹入野蛮之法网”,然而个人的悲剧命运并没能泯没华山的信念,他那颗忧国忧民之心依然那么炽切。自杀前几个月,渡边华山专门创作了一幅绘画作品《千山万水图》,图中所描绘的面对太平洋的日本列岛的东岸,预示着列强对日本虎视眈眈的危险形势,显示出华山无时无刻不在忧心忡忡地牵挂着日本列岛的危机。

而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所留下的“数年后为之一变”的遗言,则充分显示了华山对国内外形势发展的超前洞察力。1840年开始的鸦片战争,已经使中国遭受“膻腥之徒”的凌辱,日本也成为列强惟一的“途上之遗肉”,而“饿虎渴狼”之列强又岂能弃之不顾?

渡边华山神奇地把握了历史的节奏。1853年,就在他自杀后仅过去一个甲子,美国将军佩里趾高气扬带领坚船利炮威逼日本人打开了国门,华山当年的警世之言完全应验为活生生的现实,而日本对待列强的态度也被迫“为之一变”。“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虽然渡边华山生前没能具体实践自己变革日本的构想,但是死后却给予后世不容忽视的影响和启示--

在思想启蒙上,渡边华山使日本人对西方的理解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诚如郭沫若写给鲁迅先生的挽联形容道:“孔子之前,无数孔子,孔子之后,一无孔子;鲁迅之前,一无鲁迅,鲁迅之后,无数鲁迅。”西方的先进思想随着幕府体制的解体,逐渐渗透到了日本人的生活与心灵中,有力地促进了日本的近代化。

渡边华山的弟子、田原藩士村上定平受命学习西洋军事,又遵华山嘱托,开始研究西洋炮术并卓有成就,成为当时日本着名的西洋军事学家。村上定平于1845年主持建造了西洋式帆船“顺应号”,又于1850年在田原藩推行西洋式军事改革,吸引了来自日本各地的有识之士。由此使得弹丸小藩,成为日本新文明曙光之发源地。

在治国理念上,渡边华山对国际形势的敏锐见识,日渐引起全社会的重视,不仅吸引了当时其他着名学者,还吸引了当时如江川英龙、川路圣谟等幕府中的开明官吏。渡边华山“因时变法”和“审敌情而立策谋”的诉求,在很大程度上通过这些开明官吏得以实现。1842年幕府撤销了“异国船驱逐令”,并起用江川英龙推进军事改革。

江川英龙的诸多作为基本上贯穿了渡边华山以西洋方式改造日本的构想,而幕府重用江川英龙也预示着接纳了渡边华山生前希望改变学风、提倡实学的合理诉求。

在理论高度上,渡边华山在日本思想史上的位置更是独步巅峰,无人可及。不仅在日本开国以前,即使是开国后的一些面向西方的着名思想家们,也没有人能超越华山思想的境界。

直到福泽谕吉文明论的出现,才全方位地展开阐述了渡边华山的近代文明观。而福泽谕吉这位日本人推崇备至的“精神伟哥”,其后期的军国主义逻辑不断膨胀,全然失去了国际公正理念,其文明论完全背离了渡边华山提出的人类共生原则和在国际关系中“无德则危”的警告,异化为反文明的侵略理论。近代以来的日本如能遵行渡边华山前瞻性的告诫,或可避免无数悲剧的发生--从这个意义上讲,渡边华山在开国以前的封建时代就已经进入近代思想阶段,实为先知先觉,慧眼独具。

  评论这张
 
阅读(10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