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历史

观往事,以自戒,治乱是非亦可识。——荀子

 
 
 

日志

 
 

风水先生揭秘袁世凯为何当不了皇帝  

2014-06-28 10:29:10|  分类: 民国印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位风水先生对袁克定说:“紫禁城经元初建,又历经明清两代的修葺,其设计与结构,气足神圆,可保皇帝江山万代。唯有新华宫门气散而不聚,正位之后,难免出现一些波折。”

风水先生揭秘袁世凯为何当不了皇帝 - 学历史 - 学历史

   袁世凯在闹帝制的时候,曾于新华门左侧修了一个厕所。老同盟会会员,当时的国会议员、国民党政府国史馆馆长刘成禺,曾写了《洪宪纪事诗本末》一书,书中记载了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袁世凯称帝的丑闻丑事。书成之后,请国学大师章太炎作序。章氏读完后,说:“论载比较真实,诗也写得不错,但尚缺袁氏于新华宫门建厕所一事,应补入。”刘成禺对章氏提议甚为赞成,随即补咏一首:

  休言麟定说公孙,鲁语能污帝阙尊。

  蜡炬满前君莫笑,沛公入厕在鸿门。

  章太炎读后,抚掌大笑曰好诗,遂提笔为刘氏之书作序。

  袁世凯因何在新华宫门左侧修厕所呢?说来荒唐可笑。

  袁世凯在宣誓就任中华民国大总统后,清皇室让出了中南海,袁世凯即由铁狮子胡同陆军部搬进了中南海,办公室设在了居仁堂。当其复辟帝制之决心难下之际,一面靠杨度、胡瑛、严复等组织筹安会,制造舆论,一面用迷信卜筮登基之吉凶。其子袁克定,因其欲当太子,亦极欲袁世凯登基,也设法鼓动袁,最后,袁终于下了登基的决心。1915年12月11日,袁世凯操纵的“中华民国国民代表大会总代表”上书袁世凯,“劝进”袁称帝,参议院欣然接受委托,恭上了“总推戴书”,当日下午,袁将推戴书发还,并附以半推半就的回文。次日,袁世凯发布申令,表示接受帝位。12月19日,袁称帝大典筹备处的招牌公开挂出。21日,国民会议事务局密电各省将军巡按使,关于国体问题的文件,除法律规定者外,所有公私文电一律予以销毁。31日,大典筹备处通告,翌年改为“洪宪元年”。袁世凯还下令,把中南海的总统府改名为“新华宫”。

  袁世凯一宣布称帝,立即遭到了举国上下的反对,蔡锷首先于云南发难,接着,西南各省纷纷响应。一时间,把袁世凯搞得焦头烂额。万般无奈,袁又求助于迷信。就在这时,袁之长子袁克定向袁举荐了一位山东的叫贾兴连的风水先生,说这人的风水看得如何如何好,袁世凯正因称帝后被举国上下攻击得内焦外困,便下旨召贾兴连入京,让其看明清两代皇城的气数。
  很快,贾兴连便奉旨入京。前文述过,袁世凯是个极爱捣鼓风水阴阳的人,接触的风水阴阳先生也多,所以,他要亲自考察考察这位贾先生的本事是真还是假。
  贾兴连被带进袁世凯的办公室。这个贾兴连果与其他风水先生不同,一般风水先生都是头戴瓜皮帽,身穿长衫,鼻梁架铜腿圆片镜,而贾兴连却身穿西服革履,一副洋派。他不仅接了中国老祖宗留下的衣钵,还上过西洋学校,懂得英文。赐坐之后,袁世凯说:“听说你看阴阳宅上很有些本事?”
  跑江湖的大都爱夸海口,这个贾先生因系中西结合型,更与众不同了,虽然在大总统面前,却依然侃侃而谈,牛皮吹的面色不改,其大言不惭地说:“对堪舆之学有所研究,受过异人传授。”
  袁世凯所见的多是传统式风水先生,对这个“现代派”的风水先生很感兴趣,遂道:“我想听你谈谈风水学。”
  贾兴连说:“关于风水一学,以前叫做‘堪舆’,堪舆两字,最早出现于淮南王刘安所写的《淮南子》一书。这并不是说风水开始于此时,这个时候他除了提到‘堪天道也,舆地道也’之外,没再提出什么。而对天道也、地道也之说,还是别人的注解。接下来就是秦末汉初的黄石公传给了赤松子。黄石公是张良的老师。这位黄老先生传给赤松子的是《青囊经》。又是谁传给黄石公的呢?有说孔圣人的,有说周公的,还有说是黄帝的,这都是万流归宗吧,黄石公的《青囊经》又是根据什么写的?没人知晓。不过其中的干支及八卦符号,可以追溯到伏羲氏。赤松子得了《青囊经》又传给了谁?也无记载。辗转间到了晋朝,郭璞得到了此书。结果郭璞的一个学生把此书偷走了,还没读又被火烧了。这《青囊经》就羽化了。后人只从《郭璞传》中得知有这部《青囊经》的书,至于内容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袁世凯听到此说:“清朝的蒋大鸿不是补撰了《青囊经》吗?”贾兴连说:“不止清朝,唐朝的杨筠松也写了《青囊奥语》,似乎杨筠松也看到过《青囊经》一书。这是风水学渊源的一笔烂账。不过,自杨筠松之后,堪舆学的著作如雪片般出现。从《青囊经》、《葬经》、《撼龙经》、《疑龙经》、《青囊奥语》以及《天玉经》、《都天宝照经》等等充斥书坊的风水书,不可不谓桃李满天下,可最后的结论还是不知祖宗是谁。若用最通俗的交代法,还是将堪舆学的始祖推给黄帝。我们的信史只能远溯到殷商时代,至于商朝以前的部分全由传说得知。其中经过一个大洪水时代。从黄帝时代到殷商中间到底经过多少年代,并无可信的证据。”
  袁世凯听到此,打断贾兴连的话说:“有一千多年。”贾兴连说:“那为史书记载,若根据命历序的说法,则少说也有40万年。我们并不能轻易断言,人类以前绝没有过比现在还进步的文明,说不定人类已经过了好几度的高度文明,又好几度毁在自己的文明之下,后又几度重新开始也未可知。试看古代传说的天子能御车游云,有什么羽盖云车,今在世界上不是也有了飞机吗。这种说法若是可能,则中国古来从天干地支八卦所发展出来的学术,包括风水一学,其来头就有头有脸了。”
  袁世凯听得很感兴趣,也听得很认真,贾兴连继续侃道:“通常被我们称呼的‘风水’,按我多年所得,把风水术翻成现代化的字眼,应该叫‘地球磁场与人类关系学’。中国古代的风水,从内容说,应分成两大部分,一部分是讲究峦头形势,另一部分是讲究方位理气。峦头形势怎么解释,通俗地讲,就是追究与人类发生关系的水土结构,例如山川的形势或者建筑的结构。追究何种结构适合人类居住,什么结构能对人类有精神物质的助益。而今的一些维新的知识分子,接受了一些西方教育,就完全否定了自己祖先的遗产,心浮气躁地指责斥风水为神鬼荒诞学说,其实,有无神鬼尚待为研究的课题,而对含有磁场学说的风水,斥为荒诞更不应该。退一步说,古人若在毫无由来的条件下扯下了风水这么一个庞杂而深奥的大工程,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对风水一学,绝不能置于漫不经心的态度。”贾兴连谈到此,见袁世凯眯着眼极认真地听着,更滔滔不绝地说下去:“维新以来,一些中国人接受了现代教育,就认为中国的文化成就除了历史上杰出的文人著作,各朝代所遗留下的古迹、古董以及伟大的儒家思想之外,就一无所有了。至于对风水学的看法,就更不以为然了。认为黄石公的《青囊经》,不过是秦末汉初的著作,杨筠松的《撼龙经》,不过是唐僖宗时代的产品。这些书的内容同外来文明,外来生物,没有任何渊源关系。事实上,风水之学,既不始创于汉朝黄石公,也不始创唐朝的杨筠松,他们的著作,都是这套学问的体系和理论的进一步完整。”
  袁世凯打断贾兴连的话说:“中国的历史太悠久了,有许多珍贵的文明遗产都不知来自何处。”贾兴连说:“中国人治学的最大缺点是秘而不宣。十年前,我跟一位李先生看风水,那位李先生有一把自制的探穴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前无古人的探穴尺,这尺子是金属打造的。我随他到一面山坡地,这地上面有好多坟墓,其中有五个并排的小坟,另外两个是大坟,从坟的规模上,看出是大户人家的。会看风水的,都能从附近的山形水势知道此地是结穴之地,可真要点中正穴就不容易了。这些坟都是奔这穴而来的,可惜都点歪了。李先生要我用他的探穴尺探真穴所在。我按照他的指导,在两个大坟和四周几个地方都屡试不爽,最后,我走到五个小坟的矮墙,在矮墙上走了两步,一股强大的吸力,把我手中的尺柄吸了过去,这才是真穴所在。”说到这儿,贾兴连见袁世凯睁大了眼睛,听得十分入神,遂又道:“风水先生寻真穴是要花时间和精力的,登山涉水不说,而且需要真确的眼力和判断力。没想到这个探穴尺,竟如此之神。我问李先生探穴尺如何打造,可惜他秘而不宣。”

  贾兴连说到这儿,袁世凯急不可耐地说:“那个李先生现在哪里?”贾兴连说:“三年前就死了。”袁世凯又急急问:“那个探穴尺呢?”贾兴连道:“也不知到了哪里。”又道:“中国的许多宝贵东西就这样失传了。”袁世凯听了很泄气。又问了贾兴连几句就让他去看紫禁城的风水。
  贾兴连一连看了三天,便向袁世凯的儿子袁克定禀报了一番。说:“紫禁城的布局,是按天上的星宿三垣安排的。星宿三垣为太微垣、紫微垣、天市垣,紫微垣是中垣,又称紫微宫、紫宫,在北斗星的东北方,乃天帝居住之所。皇帝乃人间之帝,故也用了‘紫’字,皇宫又为禁地,故名‘紫禁城’。当初建宫时,天上太微垣南有三颗星,被人们视为三座门,名为端门、左掖门、右掖门。为与天上的星宿相对应,紫禁城前也设了三座门,即端门,还有午门东西两侧的左掖门右掖门。紫禁城的核心位置,贯穿着一条中轴线,从外城永定门开始,经过内城正阳门,进入宫廷广场中华门,穿过广场,便是皇城的承天门(即现在的天安门),承天门内有端门,端门内为午门。中轴线的东西两侧,东面是天坛,西面是山川坛(后改先农坛)。进了午门,所有建筑都为对称排列。最中心的是前朝三大殿,即太和殿、中和殿和保和殿,后三宫的乾清宫、交泰殿和坤宁宫,每座大殿的蟠龙宝座,都坐落在中轴线上。”贾兴连又道:“北京乃古幽燕之地,自昔称雄,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南襟河济,北枕居庸。苏秦所谓天府百二之国。杜牧所谓王不得不可为王之地。杨文敏谓为西接太行,东临碣石,钜野亘其南,居庸控其北,势拔地以峥嵘,气摩空而崱屴①,幽燕之地,内跨中原,外控朔漠,真天下都会。桂文襄谓幽燕之地,形胜甲天下,康山带海,有金汤之固。盖真定以北至于永平,关口不下百十,而居庸、紫荆、山海、喜峰、古北、黄花镇险扼尤著。天津又通海运,诚万古帝王之都。”贾兴连说到此,稍停又道:“明太祖克元都后,置北平布政司,曾亲策问廷臣:‘北平建都可以控制胡虏,比南京如何?’翰林修撰鲍频说:‘胡主起自沙漠,立国在燕,及是百年,地气已尽,南京兴王之地,不必改图。’明遂建都南京。到了明成祖初年,龙潜于北平,奠安神鼎,乃建为北京,始称万世鸿基。明朝沸人岳文肃公正有《都城郊望》诗云:‘神鼎当年定蓟门,舆图遍览此方尊。天文析木三河近,王气全燕万古存。水绕郊畿襟带合,山环宫阙虎龙蹲。何须百二夸周汉?一统今归圣子孙。’明朝济南李攀龙有《帝京篇》,谓:燕京豪侠地,杯洒为君陈。双阙西山下,诸陵北海滨。蓟门行雨雪,黍谷变阳春。驺衍忉临碣,荆轲故入秦。黄金来骏马,白璧售佳人。定鼎还先帝,千年正紫宸。”贾兴连摇头晃脑地说到这儿,面孔严肃地对袁克定说:“紫禁城经元初建,又历经明清两代的修葺,其设计与结构,气足神圆,可保皇帝江山万代。唯有新华宫门气散而不聚,正位之后,难免出现一些波折。”
  袁克定急问道:“有甚可救办法吗?”贾兴连道:“办法是有,只要在新华宫左侧修建一个厕所,聚收秽气,问题便可解决。”袁克定道:“在那里修厕所,实在不雅了。”
  贾兴连道:“美雅之存在是表,而内在靠的是气,若气不旺美雅又如何?”说着,贾兴连举了陕西骊山的例子。贾兴连道:“陕西骊山风景幽美,是名胜之地,而这风景秀美之处却是一凶险之地。”贾兴连见袁克定听得认真,接着又说:“唐朝安史之乱以前,玄宗李隆基在骊山建了行宫,经常带着杨玉环女士前往洗澡宴乐,而这杨玉环又与安禄山不清楚,故以后几朝皇帝和大臣都把骊山与安禄山反叛联系起来,将其视为凶险之地。唐朝第十六任皇帝李湛不信,要到骊山去洗温泉澡,众朝臣群起进谏。有个叫张权舆的谏官,匍匐在朝堂上叩头说:‘昔周幽王幸骊山,为犬戎所杀;秦始皇葬骊山,国亡;玄宗宫骊山而禄山乱;先帝幸骊山,而享年不长。’李湛不听,还是跑到骊山泡了一次温泉。哪知一年后,他竟被宦官宰掉,死时年仅18岁。当时朝臣们都说张权舆的话应验啦!”贾兴连说到此,稍停又道:“骊山美而有秽气,新华宫也美而有秽气,在新华门修厕所收的就是秽气。”
  袁克定听得连连点头,便进“宫中”把将贾兴连看皇宫的气数向袁世凯禀报了一番,特别说到要在新华宫门左侧修厕所一事。新华宫是袁世凯这个洪宪皇帝刚刚下旨改名的,如今要在这富丽堂皇的宫门旁修个厕所,实在不太雅观。可他想到他自称帝后,反对之声浪四起,使自己内焦外困,为了皇图永固,也就顾不得许多了。于是,袁氏便接受了贾兴连的建议,在贾的指导之下,在新华宫门左侧修了一个厕所。
  厕所虽然修好了,可举国反袁的声浪愈加高。摘编自《荒诞史景:北洋官场迷信实录》

博主推荐:

溥仪如何对待与婉容通1奸的两个侍从? 

美艳惊人的湘西最后一位压寨夫人(照片) 

揭秘慈禧和洋情人玩姊弟恋的隐情 

李白被唐玄宗炒鱿鱼内情 酒后做了傻事?

  评论这张
 
阅读(112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